阅读文章

中国正在成为“移民国家”?[境外置业]

 最近,位于华盛顿的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评选出2011年度世界十大移民新闻。其中第四大移民新闻称,随着新兴经济体高速增长,技术人才也在流向中国、印度和巴西等国。与此对照,流向美欧等地的移民势头则有所减缓。有人因此宣称,中国正在成为新的“移民国家”。

在英语世界,移民国家主要指欧洲人建立的殖民地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南非。这些国家的大部分人口均为新近的移民,或是移民的后代,并且仍在从境外大规模吸收移民。从人口学的意义来讲,移民国家也可以指外来移民占据相当比例的国家。如在瑞士、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国,外来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均超过两成。无论按哪种定义,中国都算不上移民国家,但外籍人才的移入现象仍值得我们探讨。

最近几年,海外移民已经成为媒体关注的新闻焦点和坊间议论的热门话题。在许多国人的印象中,不少社会精英正在漂洋过海,远赴他乡,中国宝贵的人力资源面临着一定规模的流失。但与此同时,我国境内的外籍居民人数也在迅速上升。据联合国统计,中国的外来人口从1990年的37.6万人增长到2005年的59万人。2010年度的人口普查发现,居住在中国境内的外籍人员高达59.3万人,如果加上港台澳同胞,全部境外移民已达到102万人,其中不少人都具有高学历或高技能。2007年上海市的劳动力市场调查即表明,全市四分之一的外籍劳工具有高级管理职务,近五分之一具有硕士或硕士以上学历。

土洋你来我往,如何解释这一看似矛盾的迁移现象?就像两国贸易一样,国际范围的人才迁移首先也出于互通有无的需要。发达国家需要中国培养的科技人才,中国也需要来自这些地区的外国专家。尤其在商业领域,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后,极需调用海外人才服务国内市场。

其次,获取移民身份不同于实质迁移。很多富人获得移民身份或外国国籍,或是为了强化子女教育,或是为了便利企业经营,他们的事业重心仍在中国。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的研究员郭世宝则称,北京的两万加拿大人中,很大部分属于回流北京的前加拿大移民。而外籍移民来华只是为了抓住中国的商机,并不想成为中国公民。他们绝大多数保留了原有国籍,并没有身份顾虑。两者实为殊途同归。

最后,尽管中国人均收入水平还很低,但某些大城市已经接近中等发达国家的富裕程度。这足以吸引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的人才前来一试身手。据说将本地人介绍到中国的移民中介组织在非洲生意兴隆,缅甸、越南和印度等邻国也已成为中国主要的移民来源国。我认识的一位美国教授向我表示,他退休后有意搬到上海再教几年书,另一位努力学习汉语的白人青年朋友则打算过一两年到中国谋求发展机会。

今天,中国并不处于世界体系的顶端,却也摆脱了底层地位。类似居于中间地带的南欧、北非、东南亚等地,中国扮演着输出国和移入国的双重角色。对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而言,100万外来移民看似无足轻重——截至今年9月底,韩国的外国侨民就高达141万,相当于该国人口的百分之三。然而,在华外国人大多聚居于中国各大城市,如北京的韩国城、上海的日侨区和广州黑人扎堆的“巧克力城”。在这些地区,各种肤色的外国居民已经成为一道明显的城市景观,即使普通百姓平常也会与老外们一同挤地铁、抢出租、上公交、下饭馆。尽管中国尚未成为移民国家,却已拥有几座“移民城市”。

外来移民增多是国家繁荣的标志之一,因为没有哪个国家能垄断全世界的优秀人才。一国政府对外籍移民打开大门,不仅能够利用技艺高超的专家,而且便于吸收异域文化的养分。

战国末期的政治家李斯即深明此理,他针对秦国的一次排外运动,曾在《谰逐客书》中告诫秦王:“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唐朝是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期,当时的长安城也吸引了众多外来移民。一些外邦人物,如高仙芝和阿倍仲麻吕,被委派为帝国政府的高级官员,可谓盛唐气象的表征之一。或许受到这些历史经验的启示,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从今年开始推出“外专千人计划”,拟在未来十年内引进500至1000名高层次的外国专家来华工作。

针对日渐增多的外来移民,中国也许需要更多借鉴主要移民国家的管理体制,以制订适用于自身的移民政策。这里笔者只想提出三项有关问题。

其一,是否应当区别对待华裔外籍人士和其他外国人?由于涉及港澳台地区,这一问题变得尤为复杂,它也牵扯到当前争议颇多的双重国籍政策。

其二,是否需要设立专门独立的移民管理机构?目前针对涉外人员的规章制度政出多门,造成了人口管理中的不少问题,也为外籍居民带来很多不便。有些外国居民为了逃避行政手续,甚至选择成为非法移民。据东部某省出入境管理局局长估计,三成当地外籍居民在2007年属于非法居留人员。

其三,是否应采取文化融合政策,帮助外来移民适应当地生活,掌握汉语并熟悉中国文化?这一问题或许因群体而异,比如非洲移民一般比韩国移民融入当地社区的难度更大。

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中国仍将为其他国家输送大量移民,可她同时也在接纳相当数量的国外侨民。中国将面临许多从未遇到的政策议题,包括身份制度、族群关系、移民的政治权利和社会福利,也包括移民第二代子女的教育问题。也许再过几年,富有中国特色的移民体制就将入选世界十大移民新闻。
源自:东方早报

标签

特惠房源 详情咨询96828

主题搜房
我浏览过的文章